当前位置:南昌林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情感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前一句(摊上个猪队友有多可怕)
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前一句(摊上个猪队友有多可怕)
2022-07-08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食堂

庆历三年(1043年),大宋王朝在天灾人祸,内忧外患的严峻形势下,进行了一场著名的改革——庆历新政!这年八月,大宋朝廷几经调整,终于形成了新的宰执名单,分别是:宰相章得象、晏殊;参知政事贾昌朝、范仲淹;枢密使杜衍;枢密副使韩琦、富弼。当范仲淹、韩琦、富弼纷纷成为大宋宰执后,庆历新政即将拉开帷幕。范仲淹这会牛得不行,顶着抗夏大英雄的名头,挽狂澜于既倒,天下众望所归,虽然只是副相参知政事(请注意,范仲淹平生最高官职就是参知政事,但他是最牛的参知政事),但声望举朝无人能及。首相章得象有长者之风,看谁都是小可爱,看谁都笑嘻嘻,混迹官场,脚踏实地,没政敌,全朋友,走得是老好人路线,不会反对范仲淹(其实他是个笑面虎);次相晏殊外号富贵宰相,老好人一个,做事没担当,就一混子老滑头,他是富弼的老丈人,而且对范仲淹这一帮人有举荐之恩,他不会出来反对庆历新政的。排名在范仲淹之前的贾昌朝是宋仁宗老师,但他和范仲淹并无交集,井水不犯河水,也不会出来反对宋仁宗认可的庆历新政。枢密使杜衍,杜衍和范仲淹关系非常好,范仲淹曾以父礼服侍杜衍他是庆历新政最大的支持者,甚至可以称他为新政四巨头。枢密副使韩琦是范仲淹在西夏战场的好战友、另一个枢密副使富弼是范仲淹小迷弟,三人组成庆历新政三巨头。也就是说范仲淹才是宰执集团的核心,才是庆历新政的总设计师。

范仲淹踌躇满志,壮心不已,他确信自己将领导天下有识之士,改变整个天下,实现多少年寒窗苦读的理想和抱负。范仲淹是有理由这么自信的,庆历新政上有宋仁宗鼎力支持,中无宰执掣肘,下有欧阳修、王素、蔡襄、余靖庆历四谏等一众名满天下的骨干摇旗呐喊,形势可谓是一片大好。

范仲淹铁杆心腹欧阳修甚至放言几个月就可以扫除弊端,改天换地,再造乾坤。可很快范仲淹就发现,自己身边全都是一帮猪队友,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宋朝大文豪欧阳修!在这帮猪队友的神操作下,顺应民意的庆历新政很快就被反对派给绞杀了。庆历新政反对派都有谁?相信很多人知道王安石变法的反对派是司马光、苏轼等人,可庆历新政的反对派很多人就不太清楚了。他们主要是夏竦、王拱辰、贾昌朝等人,这些反对派其实很多并不反对庆历新政,他们基本上都是欧阳修给招来的。

接下来,食

堂给大家说说欧阳修的神操作。神操作一:庆历新政还没开始的时候欧阳修就秀了把操作,庆历三年三月,宋仁宗任命夏竦为枢密使。这个任命非常正常,夏竦才华横溢,文采飞扬,唯一欠缺的就是不会打仗,被李元昊打得够呛。而且夏竦资历深厚,天圣五年(1027年)就担任了枢密副使,天圣七年(1029年)就担任参知政事,范仲淹和韩琦抗击西夏的时候,夏竦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这样的人别说当枢密使,就算当宰相也没问题。结果欧阳修不爽了,他觉得范仲淹都还没提拔(此时范仲淹还在陕西),怎么能重用夏竦?当时欧阳修任知谏院一把手,掌握了宋朝一半的弹劾权,喷人就是他的职责,他马上联合余靖,还有御史台王拱辰等人,把夏竦扳倒,夏竦由此创造了一个记录,还没上任就被罢相。断人前程,有如杀人父母,从此夏竦成为庆历新政最大的反对派,事后证明,夏竦是欧阳修最惹不起的那个人,他是庆历新政最凶恶的刽子手。

神操作二:庆历新政刚开始,欧阳修又上来秀操作。首先他就逮着前宰相吕夷简一顿喷,吕夷简可是执政十三年的宰相,朝中门生故吏无数,欧阳修一开喷,把这些人全都得罪了!然后,欧阳修上纲上线,喊出“进贤退不肖”的口号,主张把好人都提上来、把小人们都赶下去。可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还不是欧阳修们说了算,这样一来,欧阳修得罪的人不是一个两个。紧接着,这年十一月他就接连上书两封弹劾奏章:一封弹劾两制官,“今两制之中,奸邪者未能尽去”!还得继续清洗。一封掌管着宋朝另一半弹劾权的御史台。“近年台官,无一人可称者。”嗯,欧阳大才子认为,御史台没一个人是合格的,不是现在,而是好多年!而这两封奏章被认为是庆历新政最伟大疯子欧阳修的开山之作,也是把新政玩死的一记重锤!

范仲淹被欧阳修坑惨了!欧阳修这个坑货也不想想,现在当家的是范仲淹啊,这个时候范仲淹在朝堂上有着绝对性优势,他最想的就是稳定朝堂,朝堂越稳,就越能推动新政的进行。结果欧阳修却在这个时候上了这么两份奏折,这两封奏章就好比是两颗炸弹,掀翻了大宋朝堂,把敌人们给炸了出来。尤其是第二封很要命,欧阳大才子把整个御史台及从御史台出来高升或退休的人全给得罪了,尤其是得罪了两个人,一个是前任御史中丞、现参知政事贾昌朝!拜欧阳修所赐,贾昌朝再也没法袖手旁观了,欧阳修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再不反击还混个屁。另外一个自然是现任御史中丞王拱辰,王拱辰很郁闷,王拱辰和欧阳修同榜进士,而且两人还是连襟,欧阳修娶了前参知政事薛奎的二女儿,王拱辰娶了薛奎两个女儿。在此之前,王拱辰是吕夷简的人,范仲淹上台后,他为了投靠范仲淹,和欧阳修一起把夏竦从枢密使位子上拉了下来,王拱辰本是范仲淹可以争取的对象。结果欧阳修这一搞,王拱辰就翻脸了,我可是你妹夫,结果你一上来就整我,我跟你没完!

王拱辰马上和贾政敌联合起来,准备对欧阳修这帮人下手!你不是说我们御史台不干事吗?那好,我们开始干事了,干你!于是王拱辰很快就发动御史台开始对范仲淹、欧阳修下手。欧阳修的两封奏章彻底引爆了反对派的反击。王拱辰先把大名鼎鼎的包拯叫到御史台当个临时工(监察御史里行),让包拯光明正大的反驳庆历新政,包拯这个临时工可不是盖的,一出场就有力狙击了新政进行。紧接着,王拱辰使了个阴招,派人去陕西抄范仲淹后院,以贪污罪名拿下范仲淹心腹爱将张亢和滕子京,嗯,就是后来修岳阳楼的那个滕子京!欧阳修一顿操作下来,树敌无数不说,还让自己损兵折将。

神操作三:就在庆历新政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新政两大巨头韩琦和范仲淹爆发内讧。两人内讧早有苗头,主要源于对西夏的对策,韩琦主张主动进攻,集中力量灭了西夏,范仲淹主张防守,在前线修城,防御李元昊进攻。为此范仲淹和韩琦打了好长的口水战,最后还是范仲淹说话管用,新政开始后,范仲淹命刘沪、董士廉等人修造水洛城。韩琦不干了,联合文彦博、尹洙、狄青等人反对修城。韩琦很厉害啊,先来个釜底抽薪,要把范仲淹的连襟、陕西四路最高长官郑戬拿下。关键时刻欧阳修跑出来凑热闹,写了篇《论罢郑戬四路都部署札子》,给郑戬找了七条罢免理由!此时的欧阳修真的膨胀了,动不动就给人扣帽子,偏偏这厮文章还写得贼溜!大道理说得头头是道,气势非凡!欧阳修这么一搞,范仲淹为了避嫌,救都不敢救郑戬。庆历四年(1044年)二月,宋仁宗顺水推舟,撤销陕西四路都部署,郑戬改知永兴军。郑戬很郁闷,这算贬官吗?这都算哪门子事!

但他更火大,你韩琦这是什么行为?背后坑之前的战友,这是君子干的事吗?你就是小人!

还有你欧阳修,你就是个二货!

郑戬一拿下,韩琦开始动真格,授意尹洙派狄青带兵把修城的刘沪、董士廉关进了大牢,一阵严刑拷打,刘沪和董士廉被打得不成人形,险些丧命。刘沪是武将,打落牙齿也只能往肚子里吞,但董士廉不是啊,他是文官!遭此牢狱之灾不说,居然还有人敢对他动刑!自古以来刑不上士大夫,更何况,文官在大宋有多精贵就不用多说了。消息传出,舆论一片哗然!在大宋还有人敢对文官用刑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当事人董士廉越想越气,他写了封奏章,他把好水川之战宋军兵败的真相捅了出来,韩琦才是兵败的罪魁祸首,前线将士只是替罪羔羊!

这下,欧阳修傻眼了,知道自己惹大祸,他赶紧调转枪头,连上两疏,去帮范仲淹,维护刘沪。最后宋仁宗权衡利弊,宣布刘沪无罪释放,降职了事,继续修水洛城。欧阳修又出来和稀泥,建议由狄青亲自给刘沪传达诏书,意思是让狄青给刘沪道歉;同时让狄青成为刘沪的上司!宋仁宗一听,这方法好,于是内讧不了了之。但显然韩琦对此是很不满意的,韩琦和范仲淹分裂还在继续。总之,在欧阳修推波助澜下,韩琦和范仲淹爆发激烈内讧,这场内讧让范仲淹心力交瘁,更让宋仁宗烦不胜烦,庆历新政遭遇严重挫折。

神操作四:这次操作其实是范仲淹首先搞出来的,庆历四年(1044年)四月,反对派不断攻击范仲淹等人在结党,最厌烦大臣结党的宋仁宗为此召开一次御前会议,当着满朝大臣的面,轻飘飘的问了句:“自昔小人多为朋党,亦有君子之党乎?”

自古以来,君子都是不结党的,结党这种事是摆不上台面的,就算结了,也不能说,谁说谁坏蛋!因为君子不党是千百年来的定律!因为这是孔子说的!孔老夫子明确指出:“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君子和而不同。”宋仁宗平静话语的背后是无尽的恼怒!这已经不是含蓄的暗示、不是和蔼的劝告,更不是平静的提问,而是当众的严厉警告!面对宋仁宗这样的提问,你会怎么做?正常人的反应是赶紧附和宋仁宗!官家你说得对!只有小人才结党,结党的都小人!

万众瞩目下,范仲淹出来回答了!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范仲淹直接回答道:我在西北带兵的时候发现军队里勇敢的人结为一党,懦弱的人也结为一党,现在朝廷里也是这样的。君子结为一党,对国家没什么坏处!范仲淹牛啊,反手就给宋仁宗来了一巴掌!宋仁宗说只有小人才结党。不对,君子也结党,君子结党是好事!多么震撼的宣言啊,硬怼天子,不服孔圣人管教!然后大才子欧阳修又出场了,老大范仲淹发话了自己得表示表示,一来附和老大的意见,二来教训教训宋仁宗。他回家之后,马上写了一篇千古名文——《朋党论》这篇大作相信很多人都有幸拜读过欧阳大才子的杰作。

欧阳修起笔不凡,开门见山,明确地承认有朋党,朋党有君子和小人之分,君子结党为义,小人结党为利!小人之党是假党,君子之党才是真党!然后引经据典,引用了六件史实,以事实证明自古以来大臣都结党。最后通过对这些史实的进一步分析,小人之党害国,君子之党利国!文章气势恢宏,有理有据,无懈可击,令人叹服。食堂总结了一下,欧阳修的意思就是——我结党,真结党,我有理;他结党,假结党,都坏蛋!欧阳修文章很美,大家都认,问题在于他说的是对的吗?

欧阳修最大的错误就是把君子结党给正确化。同样是结党,小人结党就是为利,就是错的,必然会解散;而君子结党就是为义,就是正确的,是坚不可摧的!这是王八蛋逻辑,你欧阳修把君子结党说得再漂亮,还是结党啊!再说什么是义?什么又是利?义是你欧阳修说什么就什么的吗?又或者反对你们的就是为利,赞同你们的就是为义?义这玩意太虚了,哪个小人会说自己结党是为了利?欧阳修又代表不了正义,谁又说得准谁是君子谁是小人?《朋党论》一出,石破天惊,所有人都震惊了。首先,宋仁宗在想,君子不党是孔老夫子说的,是我说的,结果你居然说结党有理?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其次,中立的人会想:我们是君子吗?别介,欧阳修可没带我完,我厚脸皮上去,他们也不认啊!那我们是小人?狗屁,我们的官也是寒窗苦读考出来的,凭什么我们就成小人了?最后,贾昌朝、王拱辰这样的反对派就会想:我们是小人?我们凭什么被你骂?就连韩琦也会想:我还是君子吗?你是不是把我也当小人了?于是当《朋党论》一出之后,欧阳修成功的把所有人都赶到了范仲淹和富弼的对立面!欧阳修,你厉害,你赢了!

这样一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君子党不满,其中就包括宋仁宗身边的太监,这些人是最被欧阳修所不耻的小人!于是他们向宋仁宗几句谗言,将范仲淹描绘成了庞然大物,洪水猛兽。其中一个太监蓝元震是这么说的:“四贤(指范仲淹、余靖、尹洙、欧阳修)得时,遂引蔡襄以为同列。以国家爵禄为私惠,胶固朋党……今不过三二年,布满要路,则误朝迷国,谁敢有言?挟恨报仇,何施不可?九重至深,万机至重,何由察知?”这话引起了宋仁宗高度警戒!可不是吗,庆历新政这帮人在西北就敢瞒他,一旦结党,就会严重威胁皇权!宋仁宗本身就是一个无定志之人,出了名的耳根子软,干事三分钟热度,欧阳修这一搞,不仅让宋仁宗不再支持范仲淹,而且对范仲淹有了猜忌之心。

当范仲淹失去了宋仁宗的支持,庆历新政就注定要走向失败。诚然,庆历新政之所以失败,原因有很多,欧阳修也不是罪魁祸首,但他一系列神操作确实影响非常恶劣。对此,范仲淹真是欲哭无泪,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欧阳修这样的队友,范仲淹真心带不动!

参考文献:

《宋史》;

《东轩笔录》;

《续资治通鉴长编》;

《历代名臣奏议》;

《欧阳文忠公文集》;

《五朝名臣言行录》。